滚动新闻:
首页 >> 医疗纠纷

工厂爆炸两兄弟重度烧伤等待植皮一年未果

来源: 时间:2018-10-28 19:08:36

工厂爆炸两兄弟重度烧伤 等待植皮一年未果

事故造成的不仅仅是身体伤害,还有心理上的。

5月23日下午,天空飘着细雨,大化医院的一间病房里,24岁的姜国华和他29岁的哥哥姜国辉沉默着坐在床上,除了看看外面阴沉着的天,兄弟俩会偶尔对视一下,但一直沉默无语,哥俩的心情也如同外面的天气,阴沉着。去年8月,一场爆炸险些夺去哥俩的性命,虽捡回了条命,但姜国华的植皮手术却一拖再拖,由于每天受如同被蚂蚁啃食一般地疼痛折磨,这个原本阳光的小伙子抑郁了。

2009年8月11日14时50分许,在开发区大孤山附近作业的9名工人准备回宿舍休息,当他们经过东方精工时,东方精工内的丙烷站突然发生爆炸,几人本能地趴在地上。丙烷站的轻体板房腾空而起,随后又是几声巨响,空中燃起一团巨大火球,火球在空中炸开后,分成无数火点向下落。姜国辉和工友们任凭火点落在他们的身上,并迅速燃烧起来。事故发生后,9名受伤工人被送往大化医院抢救,经过抢救,姜国辉等7名工人脱离了生命危险,但姜国华和张恒却直到两个多月后才脱离生命危险,两人身上多处严重烧伤,继续留院治疗。

截至目前,事故发生已经近10个月,但姜国华和张恒还留在医院治疗,三个月前,医院就告知他们需要植皮手术了。原来,事故发生后,工人们所在的公司——辰龙公司第一时间垫付了50多万元的医药费,随后,东方精工方面支付了20万元费用,但截至目前,这些费用已经花光,植皮手术的费用却没有着落。“他现在已经抑郁了,不定期还得到七院看病。 ”姜国辉指着弟弟国华说,同病房的张恒的情况也差不多。

姜国辉等9名受伤工人属于辰龙公司的雇工,事发时,辰龙公司和熊川船机、东方精工三家公司正在合作完成一项名为“泥驳子”项目,其中三家公司依次为这个项目合同中的丙方、乙方和甲方,而发生爆炸的丙烷站是“通宝气体”公司向东方精工供气用的站点。事故发生后,尽管辰龙公司第一时间垫付了50万元的医疗费用,但辰龙公司认为并不在他们,所支付的50万元只是垫付。对于后续的医疗费用,辰龙公司表示不应由他们承担。

昨日上午,联系到东方精工的一位许姓科长,他表示当日正要给付两名伤者的后续医疗费用,但昨日下午,这笔款依旧没有到位。再次联系到东方精工的一名吕姓副总,他表示昨日上午已将近23万元划拨给熊川船机,让熊川船机划拨给辰龙公司,然后由辰龙公司付给两名伤者做后续治疗。“辰龙公司不肯接这笔钱。 ”吕姓副总说。辰龙公司负责人曹先生认为,包括此前的50万元垫付资金在内,东方精工两次都是以工程款的名义将资金交给辰龙公司支付伤者医疗费,“现在如果我接了钱,再出具发票,将来我的工程款找谁要? ”对于辰龙公司的担心,东方精工的吕姓副总说,“现在事故的还没有最终认定,将来认定之后,是谁的就该谁承担。 ”

目前,张恒的植皮手术已经做了,姜国华的手术依旧没做。辰龙公司希望有关部门能尽快对这起事故做出认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