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首页 >> 知识产权

富豪之妻10年前遭法院认定下落不明被离婚

来源: 时间:2018-11-23 16:24:57

富豪之妻10年前遭法院认定下落不明“被离婚”

“如果我这个案子就这么下定论了,今后谁的婚姻还有保障?”因认为夫妻感情已尽,胡润富豪榜某上榜富豪的妻子宋女士向海淀法院起诉丈夫,要求离婚。丈夫竟拿出了一纸十年前的判决证明二人早就离婚了,而宋女士自称对此全然不知。本报独家采访,探究亿万富豪之妻“被离婚”之谜。

起诉离婚才知已“离婚”十年

虽然身为亿万富豪的妻子,但宋女士的这个身份除了最亲近的人之外,鲜有人知道,她也不愿让人知道。在宋女士看来,这个身份没有给她带来多少享受,反而是难言的痛苦。

在维持了22年的婚姻之后,宋女士选择离婚。去年9月,宋女士的离婚案在北京海淀法院进行庭前调解。身份显赫的丈夫没有露面,他的代理律师提出管辖异议,认为此案应在河北当地法院审理。

令宋女士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的是,除了提出管辖异议,对方还拿出了一份河北省衡水市中级人民法院在2001年作出的生效判决书,判决中赫然写着法院已经判决双方离婚,夫妻二人房产中的1套住房归女方所有。也就是说,早在十年前,夫妻二人就已经结束婚姻了,而宋女士对此竟全然不知,还上法院起诉呢。

“我当时就蒙了,脑子一片空白。”宋女士告诉,她不敢相信,离婚这么大的事情,怎么她自己竟不知道。

在判决书中看到,宋女士的丈夫表示,他常年在外做生意,工作繁忙很少回家。夫妻之间难免有误会,感情转淡。

宋女士称自己“被离婚”,是因为她根本没有到庭应诉,起诉书副本和开庭传票,甚至连判决书都是以公告形式送达的,自始至终,她连影儿都不知道。

我国民诉法规定,受送达人下落不明,或者用法律规定的其他方式无法送达的,方可公告送达。公告送达应该是穷尽了其他送达方式之后,为了保护当事人的诉权最后采用的一种方式。难道宋女士在2001年人间蒸发了?

“下落不明”遭致“被离婚”

按照宋女士的丈夫给法院的说法,他与妻子在1997年分居后3年半,连都没联系过,妻子在此期间“下落不明”。但在宋女士的律师调取的离婚案卷材料中并没有看到法院打通知或是发司法专邮寄送材料被退回的相关记录。

法院认定宋女士“下落不明”的证据是一份走访调查。2001年2月5日,法官专程来京到宋女士居住的小区,找到物业管理处的一名工作人员,据这位工作人员称,宋女士已经1年多不在此居住了,找不到人。宋女士事后找到了这个物业工作人员了解情况,对方表示对宋女士当时的居住情况并不知情。

2001年2月9日,法院送达起诉状和开庭传票的公告见报。宋女士几乎没有机会看到报上的公告,自然没有出庭应诉。公告期满后,法院于开庭当天作出缺席判决,并且同样公告送达了判决书,期满后离婚判决就这样生效了。

宋女士不解地说:“我的号自从1997年就开始用,至今没换过,如果打我的不可能联系不上我。法院调查的地址也是我当时的住处,哪怕上去敲敲门,我都可能在家。而且我身份证的户籍地址是公婆的住处,我经常回去,同样可以找到我。虽然我当时和丈夫分居了,但毕竟两个人有孩子,还会经常联系,他说我下落不明也就算了,可法院仅凭找了一个所谓物业的人就说我下落不明,实在说不过去。”

“硬伤”频出的判决书

细看这份离婚判决书,宋女士更是气愤。严肃的判决书上竟然出现了很多“硬伤”。首先,她名字中一个字写错了,丈夫的出生日期被错后了1年,大儿子的出生日期有误。更无法解释的是,宋女士的二儿子在2007年才变更了名字,而2001年的判决书就已经使用6年后的新名字了。

更让宋女士迷惑的是,她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离婚了,可这十年来丈夫为什么从未说起?更为奇怪的是,就在近两年,两人还商量过协议离婚事宜。丈夫还请律师起草了离婚协议。此外,在丈夫2009年办理的河北暂住证上,婚姻状况也还是“已婚”。既然他早就拿到了离婚判决,为什么这么多年“深藏不露”,甚至在离婚后还和宋女士商量协议离婚?

虽然心里有太多问题,但宋女士没有去质问丈夫。“我的心全碎了。”宋女士表示,她宁愿倾家荡产也要把这个官司打到底,为自己这十年来的身份讨个说法。

“我要为孩子争取权利”

既然宋女士也想离婚,而当年的判决也认定双方离婚。从结果上看并没有什么不同,宋女士为什么不能接受呢?

“离不离婚都应有我的意见,我不可能接受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就被人离了婚。”宋女士说,更重要的一点是,在2001年的判决中,丈夫的职务还写的是一家焊管厂的经理,但这些年后,他的资产激增已不知多少倍。

如果10年前二人就已离婚,那这十年来丈夫的资产就全是其个人财产;如果推翻了这纸判决,那么这些资产应该是夫妻共同财产。一旦分割起来,这将是国内财产标的额最高的离婚案。

这样天文数字的财产,宋女士不可能不动心。但她告诉,她凭自己的能力也能过得很好,这些财富是她一定要给两个儿子争取的。

宋女士和丈夫都是北京人,原在一家工厂工作,1988年结婚。两人自由恋爱,婚后生活也很幸福,先后生了两个男孩儿。丈夫很有经营头脑,带着妻子下海创业,白手起家,办起了焊管厂。为了生孩子,宋女士回家做起了全职太太。宋女士说,在怀着第二个孩子时,双方产生激烈矛盾,分居生活。

“我生下二儿子后半年,手里没钱,就只好出去上班。他就趁机把孩子抱走了。”宋女士一谈到孩子就难过地红了眼圈。宋女士说,在这十年间,她咬着牙打拼创业,终于小有成绩,公司每年也有不错的收益。

“我的两个孩子是我们正常结婚生育的,如果我现在不争取解决,今后他们肯定会有麻烦。”宋女士表示,如果她能争取到夫妻共同财产属于自己的部分分割,将全部留给两个孩子。

女方欲求离婚无效

为了打这场官司,宋女士慕名找到北京市隆安律师事务所主任陈旭律师代理。虽然陈旭律师代理过很多复杂疑难的家庭财产纠纷,但这份“被离婚”的判决仍然让他吃了一惊。

陈旭律师告诉,首先,有权受理此案的法院应是被告宋女士所在地法院,在当年其丈夫没有提供任何证据证明宋女士下落不明的情况下,河北衡水中院没有管辖权。第二,作为对双方当事人行使诉讼权利的最基本程序保证,法律严格规定了法院的送达方式。衡水中院受理案件后,没有采取法律规定的直接送达、邮寄送达、留置送达、委托送达等方式,而是在立案后第三天就决定公告送达起诉书副本和开庭传票,侵犯了宋女士的诉讼权利,是严重的违法行为。

而且,仅有的一份调查笔录没有被调查人身份证明等留存,无法证明这次调查的真实性。这个被调查人的证言效力很低,法院却以此决定送达方式、草率处分。

陈律师说,除了程序违法之外,判决中存在诸多错误。对这样一个事关当事人重大人身权益和财产权益的案件,法院却未充分审查诉讼当事人身份,甚至连当事人的身份证、结婚证等最基本的身份信息都没有在案卷中留存。这些问题都应导致原审裁判无效。

让人不解的是,在宋女士提起离婚之后,也就是衡水中院的离婚判决生效十年之后,其丈夫又向河北衡水中院申请更正判决书中的错误,并且提出原审判决未合理处分夫妻共同房产。此后,衡水中院依职权发起再审程序。

近日,海淀法院的裁定书也送达了宋女士和律师:鉴于河北衡水中院的离婚判决,海淀法院不能再受理宋女士的诉讼。如今,这个案件最终该如何认定、处理,就要看衡水中院的再审能否改变当年已经判决离婚的事实了。

为了求证妥善解决论证此案的法律依据,陈旭律师特别邀请国内多名诉讼法学的专家学者论证,专家们出具意见书认为,作为一个改变诉讼主体身份关系的离婚诉讼,衡水中院的原审程序存在管辖错误、剥夺当事人辩论权利、未经合法传唤缺席判决等严重违法行为,作出的判决当属无效。专家们认为,为纠正错误的判决结果,再审程序中应撤销原判,裁定驳回男方起诉。

陈旭律师说:“虽然这只是一起特殊的个案,但其中却蕴含了一个极为危险的信号:如果现存的婚姻关系可以通过这样的诉讼程序予以任意解除,那婚姻家庭的稳定性、社会关系的确定性都将受到严重破坏。纠正此案中的错误处理,不仅是给宋女士一个公道,更是对社会公共利益的一个交待。”

在3月24日专门给衡水中院发函希望采访核实宋女士反映的问题,但法院接到传真后立即回复说,所有采访须经河北省高院批准才行。随后又致电河北省高院政治部宣传处,工作人员表示“应该没有这个规定”。最后,省高院接收了的采访函,转达给衡水中院。但是,十多天过去了,一直没有接到任何答复。

此外,根据宋女士提供的两个联系此案男方当事人,请其提出意见。其中一个号码没有接通,另一个由宋女士丈夫的公司下属接了,其公司同事专门了解了所需核实的内容,但表示无法代为回复,将进行转达。截至发稿时,还未得到实质性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