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首页 >> 房产纠纷

马化腾政府已介入请360离我们远点

来源: 时间:2019-02-02 23:55:34

马化腾:政府已介入 请360离我们远点

北京晚报11月8道 马化腾 不要再打我们主意

今天上午,腾讯董事长兼CEO马化腾在京接受本报专访。针对最近和360公司之间的争端,他表态称,当初的反应确实是迫不得已,必须采取避险措施。同时他透露,政府部门已经介入,已经用行政命令的方式要求两家不再纷争。

进展

政府部门已经介入

目前,360公司召回了360扣扣保镖软件,同时,腾讯公司也恢复了WEB的登录,事情的发生出现了和解的迹象。今天上午,马化腾说,在事情发生后,公司就立刻与公安部门及工信部进行沟通,目前,政府部门已经介入,用行政命令的方式要求双方不再纷争。

今天上午,马化腾在回忆当初决策过程时说,过去一周是惊心动魄的一周,很多事情超过想象,当时的决策是迫不得已的事情,360扣扣保镖软件带有去除腾讯广告功能,还能停止其升级、替换其安全模块,还诱导用户以备份资料的形式备份其好友资料。

“11月3日下午发现该款软件加速传播,已经有2000万用户受到影响。即使是只有2000万用户被劫持,每个用户平均有40个好友,这也意味着360公司可以通过2000万用户影响8亿人。这是很恐怖的事情。”

“最好离我们远点”

从开始出现纷争到现在,“3Q战争”已经进行了数天,而随着金山、百度、搜狗、遨游等公司的加入,此次互联业界的纷争也有逐渐扩大的趋势。多个公司参与讨伐360公司,目的是要彻底灭掉360公司吗?

马化腾说,此次与360公司的争斗,目的不是消灭对方,而是对方主动挑起战争,自己被迫应战。对于双方今后是否存在和解和合作可能,马化腾说,主要是“观其言察其行”。他认为,360公司现在确实召回了扣扣保镖软件,但是在姿态上仍然很高调,也没有承认软件存在问题。另外,对方依旧可以通过软件升级的方式,将该软件的部分功能添加到360安全卫士软件中,这是“很恐怖”的。

“你不能说我对自家孩子照顾不好,你就把孩子领走。”他认为,互联竞争今后必须有规矩,至于未来,他认为,“不要再打我们的主意,最好离我们远一点。”

公司产品今后会更加开放

在此次双方发生争执后,业界一些大佬也纷纷“站队”,从不同的角度对对方进行评判,也有一些专家认为腾讯垄断,而且过去创新少抄袭太多。

马化腾认为,过去腾讯一直低调,外界并不了解。腾讯申请的专利,在互联界是第一,甚至相当于一些互联公司的总和。关键是腾讯进入了很多领域,而且是从后赶上,超越了竞争对手。他认为,如果其他公司先做了腾讯就不能做,对于用户体验来说,也是不公平。“问题的关键是是否侵犯知识产权,如果有,腾讯早就被告了。”

对于腾讯垄断的指责,马化腾说,在搜索、电子商务、安全等领域,均出现了市场份额占七八成的公司。是否构成垄断,不是看市场份额,而是看有没有利用市场份额做一些垄断的事情。

同时,马化腾说,在经历此次事件后公司也在反思开放性不足的问题,过去的确是很多业务是依靠内部力量,今后愿意拿出一些服务与行业内厂商进行合作,希望更多的草根站能够分享腾讯的平台。

背景

此前,当360与腾讯恶战正酣之时,腾讯CEO马化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把“3Q之争”比喻为火灾,“当时形势危急,再过三天,用户有可能全军覆没。”

媒体:腾讯一直自称技术非常强大,难道不能通过技术手段解决问题吗?

马化腾:没办法,360安全软件是一个电脑的底层软件,而则是一个应用层的工具软件,就好像我是一个民用的运货船,而他是一个军用船,虽然船小但火力都是军事化的。事实上除了直接对抗——强制删除之外别无他法,腾讯的技术是可以做到的,但是这是违法的。他敢用违法的方式做,是不是我也要用违法的方式杀他?我一旦强制删除他,他马上泼一个脏水过来说我违法,在用户不知道的情况下杀别人的商业软件。

当时的形势已经非常危急,其他办法已经来不及,除非紧急下阻止传播。用户当时很难了解这些,等了解了也晚了。谁都知道不能剥夺用户的选择权,但外界很难了解腾讯的处境。

媒体:腾讯这边的统计有多少电脑是同时装有360和的?

马化腾:的用户中大约有60%装了360,所以至少一个亿以上的用户。

媒体: 您做出这个决定的时候有没有预测过有多少用户会放弃?

马化腾:没办法,如果说用户卸载我能够躲过这一劫,避过这一难,等过后再装回,也行。

问答

提问:现在政府主管部门什么样的态度?

马化腾:事件一发生,我们第一时间就找政府。可以说,这是一个全球互联到现在为止罕见的公然的数千万级别的客户端的劫持。我们采用避险动作的时候加速了这个决策,否则的话至少拖两天,如果拖两天我们愿意再等,但是我们没有办法了。行政命令要求对方必须把这个软件召回,而且要删除卸载,我们也欣喜地看到他们开始被迫召回。

提问:您认为用户为什么会对您有这样的理解?

马化腾:外界肯定会说腾讯没有创新,我想借此机会跟大家说一下,腾讯一直比较低调,我们有时候做的事情外界是不知道的,但是更多感受的是互联上的声音。其实腾讯在创新上做了很多的事情。从用户的角度来说,你不能说在某一个领域已经有很多家,其他门户都做了,腾讯就是不能做,这对我们的用户体验也是不公平的。

第二点,我们也在反思,的确是过去很多业务我们依靠内部的力量。

提问:您怎么评价现在的互联商业环境?

马化腾:我不想花太多的时间评价对手。但是我觉得不管什么产业,竞争一定要在法律框架下做,哪怕有一些模糊地带,但是如果受到很大的质疑,会产生很多的诉讼官司,我觉得都是不可取的。

提问:你有没有想到,腾讯在那晚的做法也让人心惊肉跳,是不是应该出台类似的法律法规避免二选一的情况出现?

马化腾:这是肯定的。其实你无缘无故做二选一,肯定是对自己不好。但是如果你的用户群大,强迫用户非要使用某一家这也是不可取的。腾讯承诺,不会无端的使用手段,这是在避灾的时候才用,而且对象绝对是一个外挂。而且与时间有关,如果给我一个月的话,我有太多的方法可以解决的。如果别人不是入侵你,我拿一个不同的软件二选一根本是没有意义的。

提问:很多人说腾讯在这个市场上占有霸主地位才会推出二选一?

马化腾:并不能说市场份额带来一切,搜索、电子商务、安全软件都已经有超过七八成的公司存在了,这就代表垄断吗?不是。关键是你有没有利用这个份额故意打击竞争对手,滥用这样一个权利。如果你是一个平台,我也是一个平台,我想跟你接进去,硬接进去反而是不公平竞争。就像你现在要求跟中国移动、中国联通并了,我自己可以卖号了,这是不公平的。

提问:如果把这次比喻成一场战争,您认为最理想的战争结果是什么?

马化腾:我不觉得这是什么战争。简单地说,不能做一个外挂侵害另外一个软件,破坏人家的完整性。就这么简单。外面就觉得我们好像欺负别人。其实我们是被欺负的,我突然被人家突袭了。你有什么意见,说这个软件有什么缺点,你跟我说,我自己来做。没有必要这样,还站在道德的制高点上。我这么多年没有看到有这样一家公司这么做过。全球也是这样。

提问:如果您有机会跟360一起坐下来谈一谈,最想谈什么?

马化腾:其实这个事情之前大家还是挺熟的,我们的确有被突袭的感觉。不要再打我们任何一家了,有本事自己在自己的领域做好。

周鸿祎 流氓软件之父的战斗

6日凌晨,奇虎360公司董事长周鸿祎发表公开信称:“腾讯欲置360于死地,必须得反抗。”360与腾讯,周鸿祎与马化腾之间在互联上你一言我一语地回应着对方,战事愈演愈烈,传言愈来愈盛。

周鸿祎与马化腾两位互联大佬的争斗从桌下翻到了台面上,在很多业界人士眼中,这场战斗是互联史上最恶性的事件,他们不约而同地用“第一次世界大战”、“西安事变”等词语来形容这次战斗。普通民也在360杀毒软件与腾讯之间做着艰难的抉择,普通民从事件的看客,变成了利益受侵者。

曾因3721背负“流氓软件之父”骂名的周鸿祎为何喊出“360杀毒永久免费”?40岁的周鸿祎在互联中都做了哪些事情?他的性格中又有什么样的特点?互联生态究竟为何如此残酷?硝烟背后,互联还暴露出哪些问题?

时间 创办3721络实名软件

动作 将3721强行插入用户电脑

评价 “流氓软件之父”

业界和民经常将周鸿祎和“流氓软件”挂在一起,在他对流氓软件公开宣战之前,他就曾被称为“流氓软件之父”。

1998年10月,周鸿祎辞掉方正集团事业部总经理的职务,创办了自己的3721公司。在周鸿祎的设想中,3721公司致力开展中文络实名服务。“当时国内的互联行业刚刚开始快速发展,搜索引擎还没出来,但是用户用中文上的需求非常迫切。他正是看到了这样的市场,找到了用中文就可以找到目标站的方法。”知名互联专家刘兴亮的眼中,周鸿祎是一个在互联业界具有敏锐商业洞察力的人。

周鸿祎为了将自己设计的中文上软件作为产品推广,首先想到在浏览器地址栏做插件的方式。也就是当用户打开某个页或安装某软件时,3721插件就强行安装进用户电脑,且无法卸载。喜欢设计程序的周鸿祎就设计了一个安装插件,提醒民安装3721中文上,用这种方式推广公司业务。

同时,周鸿祎又与许多个人站合作,推出弹出窗口广告,有些窗口甚至无法关闭。因为这些做法,周鸿祎被人称为“流氓软件之父”,他曾公开说过:“推广3721确实给用户造成很不好的印象,干过的事我认账。”

“流氓式推广”让3721病毒版大范围扩散。一位互联专家表示,在2003年,中国民总数为8600万,而3721装机量超7000万台,市场占有率80%以上。3721络实名及其地址栏搜索的使用量每日3000万人次。到2002年销售额达1.4亿元人民币。

2003年,3721被雅虎收购,2004年1月雅虎出资1.2亿美金购买了香港3721公司,被收购后的3721改名为雅虎助手。同年3月,周鸿祎的身份也变成了雅虎中国区总裁。曾在雅虎工作过的员工小张表示,2005年周鸿祎推出雅虎竞价排名,但是最终以失败收场。与此同时,竞争对手百度的品牌却深入民,并在2005年8月成功登陆纳斯达克。

时间 创建奇虎公司之初

动作 封杀流氓软件、回砍老东家

评价 “有经验有战斗力的商人”

2005年7月初,在一次媒体沟通会上,周鸿祎一改以往西装革履的装扮,以黑色T恤、灰色短裤的休闲打扮出现,“这种不合职业经理人穿着惯例的服装让在场的人都很震惊。”让小张更加震惊的还有,周鸿祎当场宣布将于当年的8月31日辞去雅虎中国区总裁的职务。

在周鸿祎辞职前,小张就听到了一些传言,雅虎高层揭露,周鸿祎在2005年不能完成雅虎业绩考核情况下,还在利用公司资源创办奇虎,并在离职之前通过各种方式从雅虎中国挖人。

“在阿里巴巴接手前,雅虎中国已经有人随周鸿祎而去,他自己之后说过,‘如果那么多的员工都离你而去,那就不能埋怨别人,只能怪自己太无能’。”2006年3月,周鸿祎投资奇虎公司,并担任董事长。之后周鸿祎推出奇虎360安全卫士,封杀流氓软件,剑指老东家,可以直接将雅虎中国最赚钱的“雅虎助手”软件从浏览器中彻底清除。

互联观察家谢文在2006年10月曾担任雅虎中国总经理职务。“我进到雅虎的时候,周鸿祎正在和雅虎的高层闹,互相进行封杀,主要因为他和阿里巴巴之间的矛盾。”谢文曾作为中间人调停双方的争端,“我劝过小周,别去斗气,也别去互相封杀,然后再去解决别的问题。当时,他还是给了我面子,停止了互相对杀。”

但是,谢文在40天后从雅虎中国闪电离职,奇虎360再次回砍老东家,双方之间矛盾继续升温。“小周这个人还是能和他讲进去道理的,但是到了以利对利,以气对气的时候,他就会你一拳我一脚地跟别人搏杀。”

“他一方面相当简单,由着本性来,看到自己认为错的东西就会不计成本地对抗。另一方面,他是一个有经验、有战斗力的商人,在斗争中会使用套中套,计中计。”谢文认为,周鸿祎与阿里巴巴之间的斗气,就是他“一根筋”和好斗性格的表现。

“周鸿祎个性好斗,不喜欢被别人指手画脚,不喜欢被别人管着。他学习过擒拿,研究过柔道。”刘兴亮经常在互联行业会议上见到周鸿祎,他就曾在一次会上观察到周鸿祎不同寻常的好斗性格。

那是在北京举行的一次站长大会上,周鸿祎在所有嘉宾演讲完毕后,突然要求返场,声称要爆料。原来周鸿祎准备现场演示金山盾破坏360安全卫士运行的视频证据。一位坐在台下的站长突然起身大喊,“周鸿祎,你下来吧,这里不是你的专场。”周鸿祎摇摇头说,“你上来,正好秀一下我的柔道。”最后周鸿祎还是在工作人员的劝解下,没能在台上爆出猛料。

时间 进军杀毒软件之后

动作 用免费+安全的战略击溃对手

评价 “他经常不按常规出牌”

战斗再次打响。周鸿祎的360安全卫士不停地在用户电脑中删除雅虎助手,他用新研发的产品查杀自己曾经创建的产品。数据显示,通过360安全卫士每天卸载的雅虎助手达60万次以上。

“周鸿祎经历了搜索之战后,意外发现了安全软件这一块大好领土,但要想称霸互联,光执掌安全市场之牛耳还不够,必须成为中国最多用户群体的入口。”互联专家徐三清表示,周鸿祎最推崇两本书《柔道战略:小公司战胜大公司的秘密》和《免费:商业的未来》。

“周鸿祎相继推出软件管理、浏览器,挟安全卫士的庞大用户基础击败各个对手,‘免费+安全’是他的杀手锏。”徐三清表示,这种方式类似于“打土豪,分田地”这些对用户极具诱惑力的口号,产生了很好的效果,成功地打败了一个又一个靠软件收费的“地主”。

“推出杀毒软件的原因,是他在亲手打开潘多拉盒子放出魔鬼后,有所醒悟,再亲自把潘多拉盒子合上。可以说他‘从良’了。”刘兴亮认为,但是与其他的软件不同,360的产品多是针对某个公司而特制,不是针对所有民而设计。谢文则表示,“周鸿祎的杀毒软件初衷是想扫掉流氓软件,但是其中可能也会有报仇的意思,不过报仇不会是这其中的主要原因。”

2009年1月4日,在360的围堵下,雅虎正式放弃发展3721和雅虎助手的业务,3721“络实名”软件正式淡出互联舞台。

“在360对外宣布免费杀毒之前,有一家杀毒软件公司就已经得到消息,给周鸿祎打了一个,‘大家都是在这一行里吃饭的,你这么搞,不是砸我们的饭碗吗?你这是典型的损人不利己啊’。”刘兴亮说,周鸿祎是互联行业中的一个特例,他经常不按常规出牌,这也和他好斗的性格有关系。

周鸿祎在怀柔区承包了一块山地,建起了一个真人CS游戏基地,名字就叫做“360特种兵训练基地”。“在那个基地里有巷战,有野战,360的各部门在这里进行团队拓展训练。他喜欢射击,在他的办公室里挂着几张靶子,上面的弹孔就是他实战射击的成绩。这也从另一方面说明他好斗的性格。”

时间 遇到腾讯之后

动作 360软件与你死我活

评价 “互联历史上前所未有的恶性事件”

“像周鸿祎这样的性格,只适合在互联这种比较干净、技术手段很高的行业中打拼。如果换到了其他行业,他肯定四处碰壁,早就摔大跟头了,最后就会变成一个愤青。”刘兴亮认为,这次争斗是互联史上前所未有的恶性事件,“免费是为了取悦用户,用免费的方式得到更多的用户群,而后面的利益才是周鸿祎想要得到的。这次战斗只是将桌子掀开,让大家看到了互联行业中的争斗。

其实,互联的摩擦远不止这些。几乎每家公司都有项目涉嫌抄袭,为了利益,很多公司都显现了狼的一面,为达到目的,不择手段地竞争,甚至拿用户当人质。”

腾讯联合百度、金山、可牛、遨游共同成立联盟对战360。从原先两家的口水仗,升级为了一场互联行业的阵营之争。“这些公司都是受到过360欺负的公司,他们自己没有能力与360对抗,处于有冤无处喊的境地。直到腾讯出现,360才遇到了对手,腾讯用了‘核武器’,胁迫广大用户选择。”CSDN董事长蒋涛认为,互联行业发展速度很快,相关法规的制定跟不上行业的发展速度,矛盾就会随之出现。“互联不易取证,所有的客户端软件都有能力扫描用户资料,但是扫描与否以及扫描后怎么用,我们都不知道。这件事情就算被协商协调解决,但是私下这些公司间还会用‘常规武器’继续斗争,继续互相流氓。”

“这件事不是孤立存在的,具有普遍意义。目前互联市场新民的数量在下降,很多企业在压力下,正招想不出就想歪的,用这样的方式来争夺用户群。真假开心、山寨站就是证明。”谢文认为,整体经营环境恶劣,产业创新停滞不前是互联行业的病症。

“但是在这样的环境下,不是每个企业或是企业家都用偷鸡摸狗的方式去竞争,用怎样的竞争方式这也与企业家的职业操守和价值观有很大关系。”